云南铬渣污染企业已经堆放废料17年 仅刑拘司机遭质疑

时间:2011-08-16点击:1298网址:http://www.fankh.com打印

《新闻1+1》2011年8月15日完成台本

——迷雾重重的“铬污染”!

导视:

解说:

五千多吨中毒化工废料,为什么可以被随意倾倒乡村,一起可能波及三个省区,影响极其恶劣的铬渣污染事件,为什么三个多月之后才刚刚发布消息。

市民:

相关部门最好监测紧密一点,有什么讯息要随时告诉市民。

解说:

残留的铬渣没有处理,新产生的铬渣又出现了随意倾倒,是谁可以让这些没有良心的企业生岑?羊死了,猪死了,水也不能喝了,面对百姓安全,环保不能只是摆设。云南曲靖这起发生三个月前的铬渣污染事件,真的得到了妥善处理吗?《新闻1+1》今日关注“迷雾重重的铬污染”。

主持人 白岩松: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今天,云南曲靖的铬渣污染事件逐渐引发大家更大的关注,一起去云南看一下。

(播放短片)

解说:

云南五千吨剧毒铬渣倒入水库,珠江上游水源被剧毒铬污染,危及沿岸数千万饮水安全。真实的信息迟迟没有出现,传言就会越来越广。当公众和舆论开始强烈关注一起发生在三个月前的曲靖市铬渣污染事件才慢慢浮出水面。

8月12日,《云南信息报》用了两个版面详细报道了发生在曲靖市麒麟区岳州镇的村民遭受化工废料铬渣的污染侵害情况。当天,曲靖市政府就在及官方微博生称,正召集相关部门迅速展开调查,动态监测好水质,限期整改,确保安全。对失职、渎职的责任领导严格责任追究,对违法业主依法严惩。

事实上,曲靖铬渣污染早在今年四月就已经陆续出现。

村民:

(羊)接连就东死一只,西死一只,第一天早上死了14只,第二天早上死了15只,后面就3只、4只、5只,接连死。

解说:

村民们发现,放养的山羊出现了莫名其妙的死亡,并将事件上报,经过有关部门调查,造成牲畜死亡的这些铬渣,都来自于云南陆良和平化工有限公司。这些剧毒废料本应送往贵州一家专业处理厂,但却因两个承运人为了节省运费而被随意丢弃在了曲靖市麒麟区的多个地点,总量达到了5222.38吨。

8月13日,云南省曲靖市政府新闻办向媒体通报,云南省陆良化工实业有限公司剧毒工业废料铬渣非法倾倒致污事件前期处置经过,及下一步工作措施。通报称,此次因铬渣非法倾倒导致的污染,共造成倾倒地附近农村77头牲畜死亡。因距当地群众引用自来水水源地很远,未对群众饮用水安全造成影响,未造成人员死亡。

杨树先(曲靖市环境保护局局长):

现在这个村水酒是这几天下雨流进来的,这个水已经是检测不出六价铬了,已经是安全的水了。

解说:

截止到昨天,水利部专家组已经抵达曲靖,经实地检测水质安全。而珠江、广东、广西段的水质经检测,也都未受铬污染影响。

白岩松:

看到这儿,可能首先应该感谢的是死亡的77头牲畜,尤其是头一只死亡的羊,因为正是它的死亡导致村民觉得问题不对,因此开始上报,最后引发了比较快速的处理。如果这样的说法还是有些沉重的黑色幽默的话,我们还应该感谢谁呢?当然还要感谢媒体的报道和夹带着不实信息的网上微博。比如有30多人死亡,还有珠江水已经受污染等等。但是正是因为夹带着这样的不实信息,引发了各方的关注,因此引发了更大的关注。大家就开始更快地推进并解决它。其实有的时候谣言或者传言传得比较快,我们为什么不能让更正确的信息更快地出发呢?

在这样的过程当中,不管说感谢谁,有两个“两个月”要格外关注。第一,距曲靖方介绍,从四月份开始的时候,不法运输商开始把铬渣倒在山区里。但是到6月12日的时候,羊死亡了,这个盖子才被揭开。中间两个月的时间,当地的环保部门为什么没有注意到,企业又在干什么呢?这是第一个两个月。接下来从6月12日羊死的报了之后,一直到8月12日媒体开始报道,这两个月的时间,当地在信息的传播和公开透明方面为什么不做更多的工作呢?针对大家这方面的质疑,曲靖宣传部的部长何华接受了我们记者的采访,听一下。

何华(曲靖市宣传部部长):

这个是在《云南信息报》做了报道之后,我们在网上注意到了一些传言,我昨天也到现场去看了一下。一个倾倒的很多地点都很隐蔽,所以这个司机非法倾倒之后没有引起村民的警觉,村民也没有辨别的能力,看不出来,所以我们没有及时报道。这个事情如果从司机为了眼前利益,私自倾倒这个角度来说,确实是一个偶发事件。我个人以为,也暴露我们监管部门在职责履行上还有不到位的地方。特别我们对于信息公开,满足百姓的知情权方面还存在一些做的不足的地方。我觉得这个教训也很深刻,值得我们在今后的工作当中吸取教训。

白岩松:

我觉得何华部长在这段采访当中有一个比较好的态度。其实不仅仅是曲靖,以后有类似这种工作的时候,怎么样公开、透明和更科学的管理,与其在事后补足很多工作,为什么不事先做好很多,不让它发生呢?更重要的,我觉得还是曲靖之外很多地方看到曲靖这件事情的时候,自己该如何开展今后的工作呢?

一个同行《第一财经日报》的记者邵芳卿说,我发现陆良化工铬渣事件跟紫金矿业污染事件多处“雷同”,有这样一个链条:长期污染——一朝事发——急救瞒报——媒体揭露——政府通报——追究责任——澄清无六价铬污染——部委调查……

现在国家的部委已经开始关注这件事情,接下来我们就连线本台在曲靖的记者刘文杰。

您好。

刘文杰(本台记者):

岩松,你好。

白岩松:

现在水利部调查的专家也下去了,他们了解的情况和开展工作的情况是什么样,你给大家介绍一下。

刘文杰:

水利部专家组14日上午到曲靖,由珠江委员会派出的四名专业人员组成的调查组。他们昨天到了陆良以后,先对各家的倾倒点水质和土质进行了监测和取样。之后,在今天上午的时候,他们又到化工公司进行了取样调查,但是这个调查结果目前还没有出来,而且调查组也是不接受任何媒体采访。我们也是通过很多途径才了解了他们的一些动向。

从我们了解的情况看,叉冲水库的水质监测是合格的,已经没有铬污染,但是其余地方的监测结果还没有出来,还需要我们持续关注。

白岩松:

这块儿还有一个问题,我们可能会去了解像牲畜的死亡等等,它整体的损失到底有多大?是一种什么样的程度?

刘文杰:

这次违法倾倒铬渣废料,导致麒麟区三宝镇张家营村委会的两户村民家中饲养的77头牲畜出现了死亡。在今天上午10点钟的时候曲靖市已经按照目前市场价30块钱一公斤的价格对这些受损的农户,也就是两户群众进行的赔偿。牲畜的重量是怎么算出来的,据我们了解,在牲畜死亡进行检验之后,当地畜牧部门对死亡的牲畜进行了称重,之后才进行消毒掩埋处理,两户群众对这个赔偿标准还是比较满意的。

在这次违法倾倒铬渣废料事故中,导致了牲畜死亡就这两户村民,其余的没有出现人员伤亡和牲畜出现死亡的情况。

白岩松:

好,刘文杰保持在线,可能一会儿还有情况向你咨询。

说起铬渣,大家可能就会疑惑,这是一种什么渣,它离我们的生活好像非常远,其实离我们的生活又很近,如何面对它的废渣?给我们带来的危害又是什么呢?

一起通过一个片子了解一下。

点击返回